您当前位置: 首页 >> 站内资讯 >> 电动出行 >> 浏览文章
新能源车企洗牌进入倒计时
2018/9/17 21:41:25 电动出行

a2604200710.jpg

“出售杭州一家新能源客车制造厂,资质齐全,税务干净……”从今年7月以来,这则出售广告就多次出现在新能源汽车圈内人的微信群中。9月3日,这家杭州新能源车企的名字——“杭州越西客车织造有限公司”出现在工信部的网站上,同时出现的还有另外29家新能源车企。

9月3日,工信部发布了第一批《特别公示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清单,共有30家新能源生产企业因为在过去一年内未生产新能源产品而上榜,包括华晨汽车、哈飞、广汽本田、万向电动汽车、山东丽驰新能源等。通知表示,如有异议,可在9月9日前的公示期内反馈意见。

根据工信部的“汽车行业退出机制”,对于停产12个月及以上的新能源汽车企业,工信部将予以特别公示,相关企业再次生产需要重新经过工信部核查。不能保持准入条件或破产的企业,将被撤销资质。

这是工信部今年发布的第三份车企“退市预警”。今年3月,工信部发布了第二批经过3年公示后,即将进入退出执行流程的34家车企名单;5月,工信部发布了第三批《特别公示车辆生产企业》清单,共58家车企进入为期两年的公示期。时隔4个月,工信部又针对新能源领域发布专项“特别公示清单”,这被认为是显示出对“僵尸企业”和落后产能前所未有的清理决心。

而除了名单上的企业之外,发改委已经核准的16个新能源汽车投资项目,能否全部在两年期内如期启动产能建设并仍有后续资金支持,也充满了未知数。而目前距离发改委发放最后一份核准通知已经过去一年多。

断绝“苟且偷生”的后路

“客车行情不好,经营无力”,对于杭州越西客车的转让,相关知情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与新能源乘用车资质供不应求不同,杭州越西和这几个月以来挂牌出售的新能源客车股权一样,直至目前,仍未找到买家。

按照工信部的公告,此次列入特殊公示名单的都是在2017年7月1日前获得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但在此后12个月及更长时间内没有生产新能源汽车的车企。所谓“资质”,业内常规理解为发改委针对新能源汽车投资项目的核准。在核准了16个新能源汽车投资项目后,发改委从2017年6月开始停止了对新能源汽车项目的审核。这也使得对于新造车企业而言,新能源资质成为稀缺资源。按照规定,获得发改委项目核准的新能源企业,还需登上工信部的新增企业和产品目录,这一目录和生产资质一起被称为“双资质”。

事实上,除了16个新增新能源资质,几乎国内所有传统整车企业都在本身传统燃油车业务之外,涉足了新能源汽车的生产销售。而这种新增产品类别而非子公司的方式,并不需要向发改委申请项目核准。也因此,在对新能源汽车补贴的追逐中,涉足生产新能源汽车的企业比比皆是,而随着补贴退坡,获得生产资格却最终没有产品推出的企业也不断增多。

除了已经准备出售的杭州越西客车,万向电动汽车有限公司(简称“万向电动车”)和深圳五洲龙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深圳五洲龙”)旗下的新能源汽车子公司,已经在今年5月工信部发布的第三批《特别公示车辆生产企业》名单中出现过。不同的是,5月份被预警的是沈阳五洲龙,9月份被预警的是重庆五洲龙,而这两家公司都是深圳五洲龙的子公司。而五洲龙的产品在多个地方都曾登上当地政府对新能源客车的采购名单。

同时,曾出现在中机中心上报给工信部的名单中、但最终从工信部特别公示名单中“逃脱”的哈飞和江苏卡威,这次也未能幸免,现身在第一批特别公示新能源企业清单中。该名单根据工信部的“汽车行业退出机制”而拟定,同样是退出预警的前哨。而长安标致、广州本田、长安铃木等合资车企在过去一年的新能源产出也是空白,长安铃木则在不久前宣布股权变动,铃木品牌就此退出中国,在传统车领域跌落的铃木在新能源领域同样未能有建树。

业内分析认为,随着补贴退坡,竞争加剧,新能源汽车企业的生产热情开始直线下降,加之经过几年的竞争分化,新能源汽车领域已经形成几家头部企业分食蛋糕的格局,新造车势力虽然孱弱,但有足够的资本拱托。这就使得一些中小企业的新能源毫无竞争力、产出陷入停止,随之而来的是企业经营困难、持续亏损等普遍状况的出现。

而以哈飞为代表的一些期待借新能源起死回生的车企,在经历了缺乏技术含量的拼装阶段后,随着政策的收紧和竞争加剧,也再次陷入难以为继的境况。

新能源退市大门开启

按照《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规定》(工信部39号令),对于停产12个月及以上的新能源汽车企业,工信部将予以特别公示,相关企业再次生产需要重新经过工信部核查。不能保持准入条件或破产的企业,将被撤销资质。届时,已经进入《免征车辆购置税的新能源汽车车型目录》的车型,也将从《目录》中撤销。

这显然比工信部此前发布的汽车企业特别公示的警告更为严格。按照《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建立汽车行业退出机制的通知》的规定,《特别公示车辆生产企业》的公示期有两年。这期间,被公示企业的新产品无法申报目录,但期间如果企业经考核符合准入条件的,则取消特别公示,恢复受理其新产品申报。不合格的,则暂停资质。

不过,对于新能源企业的这次特别公示,有观点认为同样存在回旋余地。目前只是上报给工信部的名单,在工信部正式公示前,企业还有机会通过报送新的数据来“逃生”。即使被正式公示,经过整改、符合条件的,也仍有机会重新申请审核。在工信部今年发布的进入退市流程的车企和第三批特别公示名单中,就分别有三家和两家车企在最后关头成功从名单上“消失”。

值得一提的是,新能源客车和专用车在名单中占有很大比例。在工信部9月4日公布的拟撤销《免征车辆购置税的新能源汽车车型目录》的车型名单中,金龙、申龙、中通和珠海广通等主流新能源客车企业中有大批量产品在列。

经济观察报记者了解到,名单中新能源企业、尤其是客车企业被公示的原因不一而足,但主要而言,皆是在研发和产品竞争中无法跟上趋势,最终跌入淘汰边缘。其中,万向电动车被取消的新能源专用车,是因为不符合政策和企业发展趋势而被荒弃的业务。而更多的车企是因为新能源客车在骗补调查和补贴退坡后,成本高企、虚假需求消退、订单锐减而引发企业难以盈利、生产停滞。还有一些车企是因为不具备生产能力或者企业战略变化,而选择了代工的生产方式,因此出现产量为零的现象。

但这份名单只是预警,为防止虚假投资和空壳企业的泛滥,政策为新能源设下的更多期限都将加快新能源的退市节奏。在发改委已经下发的16份新能源汽车项目投资核准通知中,每一份都会强调“核准文件自印发之日起有效期限2年。”在两年内未开工建设且在未获得延期批准的,核准文件将自动失效,也即“资质”被取消。

目前,在16家获得发改委新能源项目核准的车企中,已经有8家企业有产品登上工信部的新增企业和产品目录,分别是北汽新能源、知豆、江铃新能源、云度新能源、合众新能源、前途汽车、长江汽车、奇瑞,而国能新能源、江苏敏安、河南速达、陆地方舟、金康、万向、昌河铃木等尚未取得工信部目录,而其中不乏产品研发尚未完成的车企,经济观察报记者获悉,曾被质疑是“僵尸企业”复活、因得到地方政府大力支持而获得生产资质的河南速达,在获得资质后,产能建设仍进展缓慢,产品更是鲜有信息流出。随着发改委新的汽车产业投资管理政策与补贴新政的“双剑合并”,资质也将无法保证这些进展缓慢的企业的未来。

业内专家指出,中国在传统汽车领域的产能过剩已经十分严重,且绵延多年难以解决。如今新能源汽车投资爆发,逐利者居多,无论对地方资源还是整个行业健康而言,都蕴藏着巨大危害,必须及时清理。而对车企的动态管理监督,有利于加快行业优胜劣汰,扶持优强。

(来源:经济观察报;作者:刘晓林)

2018 SG-Auto洛杉矶车展暨美国汽车金融及二手车考察
返回

电子通讯

SG-Auto《汽车经营&服务》的电子通讯为每周2期,每期电子通讯我们将以邮件的方式为您投递,为了便于您的电子通讯准确送达,建议您留下长期能收到电子通讯的邮箱地址。

官方微信公众号
手机扫描关注我司公众号
及时了解汽车经营与服务的业界经融消息新闻...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 招聘信息 | 常见问题
Copyright © 2017-2018 SG-AUTO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汇中融德汽车管理咨询(北京)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